您当前所在位置:驰牛股票配资平台www.kxvadr.cn > 捷希源股票配资平台www.sebetrade.cn >

捷希源股票配资平台www.sebetrade.cn 新希望股价创新高背后:融资40亿养猪是不是好时机?

有些蓝筹股总喜欢在市场低迷时期作出并购扩张的决定,比如美的集团(000333.SZ)2013年整体上市,2018年底提出换股增发并购小天鹅;中信证券(600030.SH)在2013年并购里昂证券,2018年底开始并购广州证券运作。不过,新希望(000876.SZ)创始人刘永好,却并不这样。

4月1日,新希望在猪肉价格市场高位运行之际抛出融资40亿元的方案,而新希望整体上市则是在猪肉价格同样高企的2011年。新希望也公布了一份利润增速近两倍的年报,股价继续创出新高,并且抛出了40亿元的增发方案,全面加强养猪业务。

2011年全面重组完成整体上市,2018年和2019年趁着股价低迷,以均价8元完成回购超过1%股份后,新希望股价开启了暴涨历程。截至4月1日收盘,该股上涨1.78%,报收31.99元。而2019年下半年,高管和主要股东大手笔减持之后,这一次公司又抛出了增发方案;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引发市场的高度关注。

2019年净利增两倍,融资40亿养猪

在行业最低迷的时候回购,高管和股东们在股价暴涨后减持,趁着行业环境理想的时候融资,刘永好的资本运作手法确实高明。而养猪股这种有一定周期性的投资,到底如何把握时机?给市场留下了悬念。

3月31日晚间,新希望披露了非公开发型股票计划,拟向控股股东新希望集团及其控制企业南方希望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0亿元,用于14个生猪养殖项目建设。项目投资总额高于本次募集资金拟投资金额部分,将由公司自筹解决。

2019年年报显示,新希望实现营业收入820.5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8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50.4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95.78%。新希望提出五年战略规划在养猪业务上在国内力争出栏量前三,2021年确保实现1500万头生猪出栏,2022年确保实现2500万头生猪出栏。

2019年全年,猪价年内整体大幅上涨,引发物价上升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而在禽产业方面,叠加猪肉替代需求大幅增加,2019年禽肉的价格整体处于高位。2020年,禽肉供应端呈逐渐恢复状态,但2020年猪肉供应仍然紧张。新希望预计,2020年生猪价格持续高位盘整甚至有继续上涨突破前期高点的可能,禽肉价格将获得一定的支撑。

刘永好的管理团队对股价的把握极其精准,回购股份的平均价格仅仅平均略多于8元。

截至2019年11月28日,新希望公告称,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回购股份数量为7586万股,占新希望目前总股本的比例近1.8%,最高成交价为18.97元/股,最低成交价为7.01元/股,支付的总金额为6.08亿元(不含交易费用),公司本次股份回购完成。

截至2019年1月17日,新希望累计回购股份4478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的比例为1.0621%,最高成交价为7.87元/股,最低成交价为7.01元/股,支付的总金额为3.35亿元(不含交易费用),可见新希望大部分的回购运作是在股价低迷的2018年底和2019年初完成。

主要股东频频减持

食品价格上涨,使得新希望自2018年底部启动以来累计涨幅近5倍,成为2019年最耀眼的个股之一。不过,2019年却遭到刘永好“队友”的减持。

新希望股东拉萨经济技术开发区新望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望投资”)的减持引人注目。2019年11月9日,新希望公告称,8月12日到11月8日,新望投资合计以均价23.23元减持948.7万股,减持比例为0.23%。

另外,公司主要股东西藏思壮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西藏善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在2019年期间也不断减持并且降低持股比例,分别从2.89%降低到2.63%,从2.8%下降到2.53%。

新望投资减持的股份来源于2011年重大资产重组中定向发行的股份,2014年定向发行的股份,以及2016年股票分红中10送10的股份。关于“股东减持目的”,新希望表示,新望投资成立于2010年8月,由实际控制人刘永好所控制的四川新兴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新兴化工”)与当时上市公司和新希望集团的9名董事或高管共同出资成立。本次减持是新望投资内部部分自然人股东的个人资金需求。实际控制人刘永好先生所控制的新兴化工,将继续持有其通过新望投资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没有减持计划。

2010年9月,新希望提出整体上市方案,并且在2011年11月正式完成,新希望的资产重组后实现农牧资产整体上市,重组后的公司包括新希望农牧、六和集团和上市公司原有农牧三大块资产,形成覆盖鸡、鸭、猪三条从“饲料-养殖-屠宰-肉制品加工”的产业链。

如何应对产品价格波动?

对比2011年的重组整体上市,以及这次2020年的增发融资,新希望都是在猪肉价格景气周期高点的时候,进行类似的资本运作。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1月和2月消费价格指数(CPI)涨幅分别为4.9%和4.9%,2020年1月和2月分别为5.4%和5.2%,猪肉等价格上涨的食品因素是其中的关键。

新希望也对猪周期价格波动作出了一定的风险提示,“2020年禽肉供应端呈逐渐恢复状态,但2020年猪肉供应将更加紧缺,预计2020年生猪价格继续高位盘整甚至有继续上涨突破前期高点的可能,禽肉价格或将获得一定的支撑,但同时由于供应增加,市场供需博弈也将更为激烈,这些都会阶段性对公司的利润波动产生影响。”

不过,也有不少宏观分析师对未来消费物价走势作出了“年内高点已过”的判断。

浙商证券宏观分析师李超表示,预计3月CPI同比增长4.5%、PPI同比增长1.1%。新冠病毒疫情扰动通胀预期,但不改变对于通胀趋势的基本判断,CPI年内高点大概率已过。食品端的上行冲击将逐渐消退,未来主要关注疫情影响居民消费,继而影响服务类价格。因为油价下跌、工业品价格趋弱,PPI环比在未来2-3个月时间内,较大概率维持负增长。

对于产品价格可能的波动,新希望也陈述了对潜在产品价格下降的风险应对措施:“在排除掉偶发性疫情的影响之外,畜、禽价格波动主要取决于养殖供给量的周期性增减。因此畜、禽价格下行的过程本身也是行业里优胜劣汰、部分参与者退出的过程。在这种背景下,公司只要做好自身的养殖效率提升,使自己的养殖成本低于竞争对手,那么在价格下行过程中就能相比竞争对手仍能获得更多收益,或者经受更少亏损。当部分参与者退出,总供给量下降,价格重新上行的时候,公司就可能获得比之前更大的市场份额与更高的回报。”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本报见习记者郑馨悦